本页主题: 【暗恋大作战】作者:陪我抓星星啊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ID:lin5975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书生
楼兰币: 1046 枚 [充值]
发书点: 2 点 [更多]
荐书点: 4 点 [更多]
 
 

 【暗恋大作战】作者:陪我抓星星啊

亲,您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永盈会手机版更多服务的,立即注册点击登录
暗恋大作战
  作者:陪我抓星星啊


文案

我暗恋了我室友的男友将近三年。

本来,我以为,他是温柔的,礼貌的,会照顾人的。也是专一的,痴情的,只爱着我室友的好男人。

可是后来....QAQ

1. 1V1 S C
2.神反转2333
3.……
……
内容标签: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琪 ┃ 配角:陈西,陆泽 ┃ 其它:男神


  第 1 章

  ------------------------------------------
  我暗恋了我室友的男友将近三年。
  .
  .
  .
  他叫陈西。
  是我高中室友的男朋友,我暗恋了他三年。
  室友叫萧然,特别漂亮。
  其实我认识陈西比萧然早多了。我们以前在一个初中,前后桌。
  陈西借着出色的外貌和优异的成绩还有永远礼貌谦逊的态度,在初中早已是风云人物,男生女生缘同时好得要命。
  那时的我懵懵懂懂,对于陈西没有太多想法,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
  虽然是前后桌,我们的关系没有太亲密却也不至于太疏离。
  我有不懂的问题第一个就会找他,像对其他任何人一样,他都会认真地解答。
  他与我除了前后桌没有过多更深的交集,只限于课间的谈笑。
  而我的性格比较大咧,和身边一群男生都比较混得开,于是那时候我把他和那些男生一视同仁,没有区别对待。他也对我很普通,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而就在那时候,青春萌动期的到来,我的初恋开始了。
  当身边那个清秀男生在我的笔记本上一个字一个字印上的青涩的笔迹时,我的心底仿佛荡起了涟漪。
  我、喜、欢、你。
  我忍不住侧头看向自己话痨中二的同桌,心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
  他脸上蓦然红了红,少见地没有说话,别扭地别过头,留下一簇炸起来的头发与我面面相觑。
  那节自修课,我们两个悄悄地红了整张脸,一整节课没有说话。
  ……
  后来在一起后,没少让同学们起哄拿我们调侃。初中的时候,早恋相当罕见,于是我们成了班上唯一一对情侣。
  那时候同桌陆泽一改往日中二不羁的作风,被起哄得动不动别扭脸红,紧张的时候还会扯我的手,纯情地让同样是初恋的我显得镇静多了。
  陈西也和旁人一样,总微微笑着看着我们,祝福我们。
  我们谈我们的恋爱,而他做他的校草,日子优哉游哉,三年就弹指一挥。
  当我和陆泽如胶似漆,度过了新鲜期,磨合期,正要向更进一步发展的时候,陆泽突然出国了,而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甚至没留一句再见,换了电话号码,毫无预料地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万念俱灰地放下了手中本来要与他一起分享喜悦的录取通知书。
  F中,陆泽,我们说好的。
  毕业典礼上,在同学们一个个欲言又止的眼神里,我喝得烂醉如泥。
  回去的时候,我恍惚听到陈西说了句顺路,就扶着我离开了KTV包间。
  他无奈地看着我的样子,皱着眉头的模样我历历在目。
  那日我在他面前哭喊着说这辈子只爱陆泽的时候,他无奈的叹气。
  一路上,他清爽好闻的味道溢入我的鼻子里,后来连梦都是那股味道。
  他的体贴与永远替他人着想的行为,在不知不觉间就深深刻在了我心上。
  其实那一个暑假充当我倾诉者的他,早已让我的伤缓缓填补了回来,甚至还渐渐喜欢上了他。
  然而那时的我不知道。
  年少时的我们以为初恋有多坚固美好,却抵不过时间与诱惑的侵蚀。
  尤其在面对陈西这么优秀的男生时。
  陈西也进了F大。
  他毫无疑问地是新生里最惹眼的一个。
  最高分的小白脸,我想没有任何人会忽视他。
  越来越多的人聚在他的身边,我渐渐地不再联系他。
  一种自卑感隔绝开了我和他。
  而他后来发现我有意疏离他时,只问过我一次,在我含糊其辞的回答后,他似乎也不再过问了,我与他之间只剩下了点头微笑这点人情。
  他仍旧是优秀模范生,校园的风云人物。

  第 2 章

  ❀
  室友萧然也是无意间发现我和陈西鲜为人知的校友关系。
  那天在寝室里,她问我:“你和陈西不是男女朋友吧?”
  我摇头。
  她又问我:“那你喜不喜欢他?”
  我的心一痛。
  不知为何,想起他的笑容,他的照顾,心尖开始颤抖。
  这是什么感觉呢?
  我的内心忽然开始慌了。
  但我面对萧然仍然镇定地摇了摇头,不喜欢。
  萧然笑开了:“那你帮我介绍下吧。我想追他。”
  眼前少女明媚的脸不知为何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大脑轰鸣地生疼,我干涩地说:“好。”
  我一定是中邪了。
  我晕乎乎地想。
  ❀
  答应了萧然,与陈西好久不联系的一个周末,我就将陈西约了出来。
  陈西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很吃惊,似乎想不到我会突然约他见面。
  也许我只是想找个机会见他一面,当时的我却不知道。
  三个人约在学校旁边的麦当劳见面。
  当陈西赶来赴约的时候见到萧然一怔。
  但他什么话也没说,看了我一眼,然后冲她笑了笑,就坐了下来。
  整个过程萧然一直在找话题与陈西聊,而陈西永远不会扫兴,他也礼貌地和萧然侃侃而谈,甚至显得极有兴趣。
  那一刻,我多么痛恨陈西的礼貌。
  但,也许不仅仅是礼貌。
  那天的我简直如坐针毡。
  回去的时候萧然先走了,只剩我和陈西两个人静静地走在大街上。
  那天的陈西格外沉默,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也许他是对萧然一见钟情。
  事后,我什么都不知道,没过多久,突然有一天,萧然十分开心地跑过来对我说,她和陈西在交往。
  那一刻我几乎控制不住地如遭雷击。
  我奋力地扯了扯嘴角,笑比哭还要难看:“是吗,那太好了。”
  耳畔萧然兴奋的声音丝毫没有钻入我的脑袋里,我只是感觉到这一刻心似乎疼得无法呼吸。
  我终于明白,原来我是爱上了陈西。
  可是,我明白得太迟了。
  我只有祝福他们。
  从此,陈西与我能够称得上有关联的关系,就是安琪室友的男朋友了。
  陈西。
  陈西。
  陈西……
  ❀
  成为萧然男朋友后,我和陈西似乎见面的机会多了。
  整个学校都知道了他俩在一起的消息,或羡慕或嫉妒的都有。
  萧然天天都开心地像只百灵鸟,在寝室叽叽喳喳的说着她和陈西的事。
  尽管理智让我不去听她和陈西之间的事情,可是一次又一次,我都没有忍不住。
  我想要了解陈西更多,想要了解他的一切,想要知道在对待心爱的人他是怎样的态度,想要知道他每天过得怎么样,过得快不快乐……
  萧然说陈西是初恋,在和她之前与别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干干净净。面对她时,都比较木纳慢热。萧然说这样的男人好,可靠,专一。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苦涩地对她说:“那你也要好好对他,不要伤害他。”
  他那么喜欢你。我在心里默默加上了这么一句。
  萧然眉眼间都是女人幸福时候的神态,巧笑倩兮。这样的她,让我的内心又生出了许多自卑来。
  她说:“当然啦,琪琪,我也很爱他的好不好。”
  那就好。
  那就好。
  ……
  不知何时,陈西又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我们的联系又开始频繁了起来。
  然而这一切,却全是倚靠萧然的名义。
  我明知道每一次的见面,他们俩人的幸福都是一把利剑,会刺痛我的心。可我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希翼并渴望着能与他多见一面。
  他一次次出现在我和萧然的班级门口,在众人艳羡的眼光中,毫无不耐地等着萧然收拾书包,与她一起离开。每次在教室的我,望着他们的背影,总是心揪地喘不上一口气,十分沉闷。
  也许是萧然真的认为我对陈西没有感觉,她经常在和陈西出去的时候叫上我。
  在一次次三人行中,我的心渐渐像是死了一样。
  陈西对萧然是真的很好。
  即使他一向来对人都是这样,可是对待萧然难免会有些特别。
  萧然闹脾气的时候他从来不与她吵,每次总是会默默地替萧然拿东西,有时顺便还会带上我的。
  他们俩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我开始望而却步。

  第 3 章

  然而事情却开始有了变化。
  不知从何时起,萧然渐渐地在寝室里减少了提起陈西的次数。
  眉眼间多少浮起几丝烦躁。
  我问过她几次,她终于勉勉强强地开口道:“琪琪……你觉得你和你男朋友交往了快一年了,都没接过吻,也只拉了几次手,还都是我主动的。这样算正常吗?”
  陈西和萧然还没有接吻?
  这个消息令我十分惊讶。
  但是我仍是定了定神安慰萧然:“陈西是初恋嘛,他可能会比较害羞的,慢慢来嘛。至少我觉得他是很爱你的,也许他也正在努力呢。”
  我的安慰令萧然稍微有些放下心,但还是咕哝着:“但是一个男的纯情到这个地步我也是第一次见……”
  后来,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萧然已经在寝室决然不提陈西了。
  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就连同班同学都发现了异样。萧然再也不主动提起陈西了,每次都是陈西跑来班级或者寝室楼下找她,她却总是一脸疲惫的样子,也不怎么说话,总是一个人扭头就走。
  而陈西像是见惯了一样,好脾气地拿着萧然的东西,紧紧地跟在萧然的后头。
  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萧然腻了。
  可是反观男主人公,好像还是深深陷入在这段爱情里面,一个个都不由地开始同情起陈西来。
  目睹了这一切的我,心空落落的。
  我暗恋了那么久的人,为了一个人心痛,为了一个人黯然神伤。
  这种感觉不会再难受了。
  我终于忍不住找了萧然。
  彼时萧然很不耐烦地听我说着。
  我看着她,忍不住问道:“你们接吻了嘛?”
  如果仅仅是因为陈西太慢热萧然才这样,那么萧然根本不值得陈西喜欢。
  萧然心不在焉,冷不防听到我一问,面部一抖。
  她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当然了,都两年多了,怎么可能。”
  我皱了皱眉:“那你为什么对陈西这样。”
  萧然冷哼了声:“不为什么,我腻了。再说,你管得着我和他之间的事吗?”
  我心里一窒。
  为了她这句话,我那夜一晚上没有睡着。
  我的心都仿佛被针扎一样。
  此时此刻,我多么想从床上爬起来,给陈西打电话,骂他个狗血淋头。
  你看到没,你那么喜欢的姑娘是怎么对你的!
  可是我不能……
  我不想伤了陈西的心。
  陈西是多么喜欢萧然。
  与萧然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像是深爱,永远没有磨合期,一味地微笑纵容萧然。
  那样的他……我不忍心。
  转眼就高三临近高考了。
  萧然变得更加忙碌烦躁,甚至到了见到陈西就掉头走的地步。
  我们三人约好的一次见面,也因萧然毫不留情地离去而只剩下我和陈西尴尬两人。
  陈西抿着唇低头,没什么表情。
  我的心又开始密密麻麻地疼了起来,我苦涩地开口安慰他:“陈西,你不要在意。萧然也许是这段时间高考压力太大的。你那么爱他,她怎么可能会离开你。”
  陈西没有任何反应,他低垂着头,额间的碎发挡住了我看向他眼睛的视线。
  我狠狠捏了捏我的拳头,装作大方地说:“没事,就算她甩了你,人又不是活不下去。你看……像我,初恋再怎么痛,我不照样挺了过来的嘛……”
  像这样的安慰,我说了一次又一次给陈西。
  我装作我还对陆泽念念不忘,和陈西同病相怜,继而开导他。
  陈西僵硬的身体忽然动了动。
  他抬头,琉璃色的眸子看着我,薄唇微启:“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我沉默了。我真想歇斯底里地站起来大吼,不喜欢,我不喜欢,他妈老子现在爱的是你!
  我真的快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这样把我的爱深深埋藏在心底,却装作没事人一样去安慰他的日子。
  萧然,萧然,你为什么给了他希望又要给他痛苦。
  他是那么好……那么好……

  第 4 章

  陈西似乎误会了我的沉默。
  他忽然开口,却没有接着那个话题:“安安,我受不了了。我快到极限了。这样的日子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他的话语嘶哑,整个人形容颓废。
  我心里蓦然一惊,愣愣地抬头向他看去。
  他的眼眶压抑地有点泛红,他痛苦地看着我,他的眼睛里倒映出我惊讶的表情。
  陈西,他看起来很不好。
  我的心无法克制地骤然剧痛。
  从来都是优雅温润的他今天看起来是那么无助又可怜。
  他无神地看着我,双手拧地很紧很紧,青筋都似乎凸了起来。
  “陈西,你别这样……”我慌张地看着他。
  你别这样。你这样,我都开始想哭了。
  我多想此时此刻能让你不要那么难过,多想能够抚慰你受伤的心。
  只可惜,我不是萧然,我无能为力。
  我只能陪你坐在这里,看着你痛,陪着你痛……
  世界真可笑。他在为萧然而痛,我在为他而痛。
  老天,什么时候能将我从这样的日子解救出来……
  高考完的那个暑假,尽管我们都考得特别理想,但是却是一个晦暗的暑假。
  萧然选择了出国留学,和陆泽一样,去了美利坚。
  我此刻是无比地痛恨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
  我自嘲地打了一段话,发给陈西:你看,我们都一样,爱的人都背叛了我们,去了那个国家。
  望着聊天记录,电脑那端久久没有回复。
  我好像,又触到他的伤口了……
  开毕业典礼那天,陈西没有来。
  班主任特别担心,打电话去陈西家,没人接。
  我自告奋勇地去陈西家,顺便把报考指南给他拿了过去。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陈西家里。
  陈西家我知道很有钱没错,但我从来没有来过他家。
  在被这里的管家七万八拐了无数个小道后,我终于找到了陈西的房间。
  我谨慎地敲了敲门,没人应。
  我鼓起勇气推开了门。
  房间十分昏暗。
  一股浓浓的酒气扑面袭来。
  我心里一惊。
  陈西喝酒了?
  陈西从来不喝酒的,至少我见过他从未喝过酒……
  思及此,我慌了,昏暗中不知道开关在哪,脚下一大堆杂物绊得我跌跌撞撞,在床边,终于发现了陈西。
  陈西身边一堆瓶瓶罐罐的空酒瓶。
  他紧闭着眼,依靠着床沿直接坐在地上,模样看起来很不好。
  “陈西……陈西?”我试探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叫唤着他。
  他皱了皱眉,眼睛微微开了一条缝。
  “陈西,是我。我是安琪。”我焦急地盯着他。
  “你为什么不去毕业典礼?你知不知道老师讲了很重要的填报信息?”
  他眯着的眼睛眨了眨,用力地撑了起来。
  “安、安安?”声音十分嘶哑,像是一夜宿醉的结果
  “是我,陈西……你怎么喝酒了?”
  他看着我,良久居然微微笑了开来:“是梦吧。如果真的是梦我希望我永远都不要醒来……”
  梦?
  我有些困惑地看着他。
  他直直地看着我,睫毛忽闪忽闪。
  我狐疑,却也没想太多,继续开口:“陈西,这个是报考指南,我帮你拿过来了,放在你的床头柜上。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喝酒对胃很不好。你看你,毕业典礼都没去……”
  我叹了口气,看着颓废地躺在那里的陈西。
  陈西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样,愣愣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万一你填错了怎么办?你成绩这么好,却进了没有想进的大学,你爸妈怎么办,你自己的未来怎么办……”我不由有些头疼起来。毕业典礼没有去,志愿怎么填?他怎么那么傻……
  “你填了哪所学校?”陈西喉结滚动了下,有些艰难地开口打断了我。
  我?
  虽然不知道他这么问什么意思,我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我目前还没填好,但是如果我没有意外的话,我应该会填C大的吧,毕竟那里……”
  “那我也填C大……”陈西开口。
  我一怔。
  “陈西,你在开玩笑吗?”
  C大?以陈西的成绩,他应该稳进A大啊……他为什么要去C大?
  陈西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叹了口气:“陈西,你醉了。你再好好想想吧。”
  “我没醉。安安……我要和你一个学校。”陈西恍惚地看着我,喃喃着。
  和我一个学校?

  第 5 章

  室内扑鼻的酒气,在一片暂时的沉默中撩动着我的神经。
  我的太阳穴忽然开始跳动了起来。
  头有些疼。
  “安安……萧然出国了。”他没有出口解释,只是忽然又开始另一个话题。
  我点头,是啊。
  萧然出国了,你就这幅样子了……
  他浑身充满酒气,僵硬着躺卧的身子忽然动了动。
  他终于有些步伐不稳地站了起来。
  面对一下子高出我的人,一股浓郁的酒气迎面熏得我脑仁生疼。
  我皱起了眉,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此时的样子:“陈西,即使萧然离开了你,你也不应该这样啊。一个人没了一个人又不是不能活?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对吧?你当年安慰我的时候不就是这样说的吗?怎么换成你自己就做不到了呢?”
  陈西艰难站起来的身子忽然一滞。
  他忽然笑了出来。
  我浑身一怔,看着眼前这个头发乱糟糟,衬衫半扣,浑身一股颓唐气息的宿醉男人。
  不知为何,觉得他与平时有些出入。
  他总是温润的脸庞此刻绷着,狭长的眼睛不再带着笑意,他牢牢地充满逼迫意味地盯着我,令我浑身生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危险。
  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有些莫名地开口:“陈西……你生气了?”
  这还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看出他似乎生气了。
  往日,就算他再怎么生气,从他表面上看,我们也看不出什么。
  他呼吸粗重,幽深的眼眸在昏暗的环境中看到我的举动,闪了一闪。
  他沉默地看着我好久好久,久到我觉得四周的气氛开始有些凝滞。
  他终于偏开了头,唇角轻微地勾了起来。
  他在笑。
  只是那个笑却没有了平时的味道,更像是冷笑。
  他偏着头,不知视线盯在了地上的哪处,他嘴里淡淡地吐出令我惊悚的话语:“我再也受不了了。”
  不知为何,听着这一句话,我居然浑身冒起了刺骨的寒意。
  他没有看我,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为什么她总是看不到我呢?她的眼里只有别的男人,只有她的朋友,她永远也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为她所做的一切。一开始,我还能忍受,我以为时间能抹去一切。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她到现在还是喜欢那个男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为什么这个刑期就是无期徒刑?凭什么那个男人什么都没做却能得到她的偏爱?”
  他淡淡地说着这些令我心惊肉跳的话,说着说着,他的身体似乎都开始抖了起来,抖得厉害,语气却被他压抑着。
  什么?
  萧然喜欢上了别的男人?
  我怔然半晌没有回过神。
  这到底是什么事啊……
  为什么我不知道。

  第 6 章

  陈西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停止,他喃喃着,也不知是说给谁听:“我无法忍受这一切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即使会受到她的厌恶,我也不在乎了……我已经等了那么久了……”
  他出神地看着某一点,眼神却虚无地又像是没有焦点,只是不停地重复着他的烦躁。
  在昏暗的环境中,我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陈西,竟然已经如此痛苦了嘛……
  望着近似有些癫狂的陈西,我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他变得有些不像那个温润礼貌的陈西了……
  看着这一地狼藉,我心底里微微一叹,算了,今天就这样吧,给他时间让他能够平复痛苦吧。
  然后带着自己也不知名的退意,我干涩地开口道:“那个……陈西,”我组织着语言:“别想那么多了。好好地活着吧。活得精彩点,让萧然后悔抛弃了你。今天就先这样了,我先走了。”
  说完,我也不待他有什么反应,跌跌撞撞地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扯得我回去了好几步,堪堪跌在了床上。
  我呆了半晌,抬头看向那股力量的始作俑者。
  陈西低垂着眸子,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我。
  我困惑地用手支起了自己,看向他:“陈西?”
  陈西眯了眯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说过,我不会再忍耐下去了。安安。”
  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心忽然猛地颤动了下,惶然地看着他。
  他的神色忽然出现了一抹癫狂,他压了上来,狠狠地将我抵在了身后的床上,双手牢牢地禁锢住我,令我动弹不得。
  陈、陈西?
  他想干嘛?
  我惊愕地看着他的动作,一时忘了反应。
  他粗鲁的动作却在压上我的时候,停止了。
  他凝视着我,低头缓缓闭上了眼,眼睫毛颤动着,像是虔诚般地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
  片刻,他睁开了眼睛,看着在他身下惊讶地一时没有出声的我。
  “安安,你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了吗?”他虽然是问话,却没有等我回答,用手轻柔地抚了抚我的脸颊,就继续说了下去:“从初一开始,等到现在。我等了整整六年了。”
  他刮弄着我的眉毛,眼神炽热幽深,仿佛要将我吸入到里面。
  我浑然不觉,全身一片僵硬,因为他的话我的脑门隐隐作痛,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我颤抖着声音,开口:“陈西,你、你什么意思……”
  他闻言微微笑了起来,仍旧和从前的他一样,却少了那一抹温和,此时却带有股病态的味道。
  他低下了头,执起我的手,用舌头温柔地舔舐起我的指尖来。
  一股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与恶心感袭了上来,我心下一片骇然,疯狂地开始扭动着我的身体:“放开我,放开我……陈西,你、你怎么会这样……”
  陈西看着我的挣扎,眼眸暗淡,却更加用力地压制着我。
  “安安,不要这样。我可是想这么做想了六年了……”他痴痴地看着我的脸庞,声音喑哑,在我的耳边低声慢语。
  我重重地喘着气,挣脱不开。
  我咬牙,愤怒地看向上方的男人:“陈西,你喝醉了。你把我当成萧然了。”
  他听到萧然的名字却笑了开来,像是听到一个笑话:“安安,我都喊了你的名字了,你怎么就不肯相信呢。我不爱萧然,我一点都不爱,我爱的是你,从始至终都是你,只有你……”
  最后一个“你”字在他缠绵地说完后,一口含住我的嘴唇,笨拙粗鲁地啃咬了起来,急得像是久旱甘霖一样,毫无章法。
  他的舌头狠狠地抵开了我的牙关,在里面乱搅一通。
  一股恶心的感觉袭了上来,我拼命地转头,脱离了他的吻。
  他就像只狗一样,亲不到我的唇,他又开始舔起了我的耳朵,用舌头一圈圈描绘耳廓的纹路。
  在争执间,我隐隐感到小腹处被一根硬硬的物体抵住了。
  当意识到什么的时候,我整张脸都白了。

  第 7 章

  这个……变态。
  我开始疯狂地挣扎了起来,想要逃脱他的禁锢。一边挣脱,一边充满厌恶地开口:“陈西,你他妈别给我乱来。”
  陈西闻言动作微微停顿了下,我趁机逃脱出了一只手臂,使出平生最大的力气,狠狠地扇了他一个巴掌。
  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进行到这种地步。
  但我的心里好像隐隐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谜团即将要被揭开。可是我却不想知道这些。
  我只想逃离这里。
  管你陈西是谁,喜欢谁,都不关我的事了。
  气氛被这一个巴掌一下子搞得安静了下来。
  我精疲力尽地喘着气,看着陈西被我打到偏向一边的头。
  他又笑了,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捉起了我扇他的那只手,问我:“疼不疼?”
  说完,他就用嘴温柔地含住了我的两根指头。
  一股恶寒升了上来。
  我抽回了自己的手,嫌恶地向床单上一擦:“陈西,你他妈有病!”
  他抿着唇,顺着我的话说:“没错,我他妈是有病。”
  他低头看着我:“我得了一种没有你就会死的病。”
  神经病……
  我吞吐了好几次,半晌,却只能苍白地吐出一个词:“变态。”
  陈西笑了。弯弯的眉眼看着我:“那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的变态。”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忽然一伸手,摸索到床边的开关,打开了灯。
  一霎时,刺眼的光线令我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他将我的头转向靠近地板的那一面。
  我半晌回过神,地板上的景象映入眼帘。
  成沓成沓的照片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
  所有的照片上都有一个人。
  一个女人。
  或微笑,或生气的背影,侧影,正脸。
  那些……全都是我。
  ……
  ……
  可是这些照片我居然不知道。
  那些角度更像是偷拍的。有几张似乎不得已拍进了别的人,都被人挖掉了那一块,只剩下我。
  我几乎愣在了当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而我甚至看到了其中几张照片上,沾染上了一滩粘稠状的白色液体。
  直白到近乎一眼就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令我恶心到想吐。
  我僵着身子,转过脖颈,像看怪物一样地看向了他。
  接收到了我的视线,陈西看着我的表情,眸子闪烁着,神情温柔到有些变态。
  他冰凉的手抚摸上了我的脸颊,喃喃地絮叨着:“安安。我暗恋你好久好久了,”他眨动着睫毛,委屈地看着我,像是在向我控诉一样:“我从初一开始就很喜欢你了。可是……那时候你交了男朋友。”
  “你好像很喜欢他。我很难过,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祝福你们。但是我高估了自己。我每一次看到你们,我都想杀了那个男的,我多么痛恨他碰触你的一切。可是看着你的幸福,我只能配合大家一样微笑祝福你们。我怕你伤心,安安。”他静静地看着我,开始吐露所有的一切。
  我木然地听着,没有什么反应。
  他笑了起来,满足依恋地抱住了我,在我耳畔继续说着:“可是,后来我还是忍不住嫉妒了。我真的怕你会一直和他在一起下去。于是我回家,我第一次求我爸爸。我让他把陆泽的爸爸调到海外去。我知道陆泽家里不是特别有钱,他爸爸一定不会愿意失去这个工作。可是陆泽坚决不愿意跟着一起出国,我出了主意,让他们给陆泽打了镇定剂,等他一醒过来,人就已经在海外了。”
  陆泽……我的心忽然开始疼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他看着我的表情,不满地重重在我的唇上咬了一口:“我知道你很喜欢他……我嫉妒,我嫉妒得要发狂。你还是忘不了他。我以为送走了陆泽,我就有机会了。我一次一次地安慰你,我想让你走出来,时间可以磨平一切。可是你却说这辈子除了陆泽不会再爱别人了……我暗暗地想,一直等着你,也不错。”
  他轻轻笑了,眼眸低垂着:“直到,高中开学后,你开始疏远了我。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远离我。当我急得根本束手无策的时候……萧然出现了。她说她要追我。而我知道她是你室友的时候,我忍不住答应了。我已经没有罪恶感了。安安,我一心想着要出现在你面前,想要看着你,想得快疯了。我什么都答应了。”
  我听他说着这些我根本无法接受的话,心颤抖地厉害。
  我面无表情地问他:“所以,你就利用了萧然?”
  他点头:“是啊。谁知道这个女人居然还想得寸进尺,想要牵我的手,和我接吻。我想起来就觉得恶心。我只是在你的面前多照顾了她一点,她就以为我爱上她了。于是你不在的时候我再也不给她一点脸色。我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她,我一个吻都不愿意给她,不愿意和她牵手,不愿意和她拥抱。只是……后来她好像知道了点什么,居然每次见面都带着你。有一天,她居然不经过我的同意动了我的手机。我手机里存的全是你的照片。她什么都知道了。她愤怒地问我为什么。我威胁了她,如果她不配合,她家里就会出事。她妥协了。我想她应该没有胆量和你坦白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在我们面前对萧然好一切都是假象……
  怪不得萧然有好几次看着我都欲言又止……怪不得萧然后来身心疲惫的样子……
  呵,是了,换做谁遇到这个两面的变态都不会好过。
  尤其他还那样对陆泽和萧然……

  第 8 章

  望着那张曾经令我无比迷恋的脸庞,我居然开始觉得恶心。
  原本我就是因为他的温柔,他在那一个暑假对我的安慰与照顾而爱上了他。
  可现在,我突然发现,他不是他了。
  可笑,暗恋了三年的人,居然不是我心中想的的那个样子。
  我突然发现我的心一下子空了。
  曾经为他一次又一次地伤心,现在回想起来显得是那么的滑稽可笑。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为他感到可悲。
  陈西看着我的眼神,瞳孔一缩,颤抖着用手覆上了我的眼睛:“我说完了。我知道我会彻底被你厌恶了。安安,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他的语气居然带着哀求。
  我沉默着,决定把我暗恋了他三年的这件事情永远不说出口,永远地不被人知道。
  这种事情,说出来我都觉得可耻。
  我冷冷地说:“陈西。我都知道了。但我不爱你。你放开我,也许我还会原谅你做的一切。”
  眼前黑蒙蒙一片,我看不清陈西的表情,但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浑身的颤栗。
  他在恐惧。
  气氛沉默了好久,他轻轻笑了起来。
  我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安安,你好傻。”他在我耳边厮语。
  “我把这一切都说出来了,我本来就不指望你能原谅我。”他把手缓缓徹了开来。
  我一眼便看见眼眶有些红着的他,眼里布满血丝。
  “安安,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他吻上了我的唇,罔顾我拼命的挣扎。
  一手撩开我的外套,胡乱地扯下了衣服,扒下了我的裤子。
  我被他大力和粗鲁的动作压制地动弹不得,害怕地推着他尖叫着:“你干嘛,你走开。”
  他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转眼,我已经浑身赤‖裸。
  他一把握住我的脚踝,居然吻了上来。
  一股颤栗涌了上来,我另一只脚用力地踹了过去。
  被踹到头的他没有什么动作,像只狗狗一样喘息着从我的脚趾吻到了大腿根处。
  在我的抽泣声中,舔到了那里。
  “你滚,陈西你个变态你滚!啊啊啊啊————”
  随着一波波的奇异的感觉涌来,他胡乱笨拙的动作似乎见了成效。他的吻又开始向上移动,最后与我的唇瓣痴缠。
  拼命挣脱不开,巨大的恐惧笼罩着我,我开始口不择言:“陈西,你、呃、你别这样,你这样……唔,是强……奸……”
  他吻着我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我:“安安,”他摸了摸我的头:“我连对着你的照片自‖慰这种事我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我不可以的。你是我的。”
  他平淡地说完这一句话,仿佛不知道羞耻这种东西。
  疯了……
  这一切都疯了。
  这个世界。
  在一天之内天旋地转。
  我木然地望着天花板,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反应,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
  在他一次次失败的探索后,终于挤了进来,我冷冷地看着他的表情,他似乎爽得浑身都颤栗了起来,仰着头晕红着脸颊喘气,仿佛是我在上他一样。
  我的灵魂都仿佛抽离了开来,身体被他弄得弃械投降,心却保持着冷静。
  房间里,淫‖靡的声音不停地响起着。

  第 9 章

  他将我关了起来,哪也不让我出去。
  我十分愤怒,却没有任何办法。
  让我自杀这种事情,我是干不出来。一个人再无论如何,也得先爱惜自己的生命。
  不知道被他关了多久。
  一开始几天,我几乎天天与他吵。
  可是就像碰到个软钉子一样,他从不和我吵,我一生气,他就没脸没皮地跪下来求我。
  这招不管用,就开始吻我,哪里都吻,总是莫名其妙地吻到了床上。
  后来我不再生气了。我知道生气也没有什么用了。
  我就开始和他冷战。
  那一段时间他几乎天天都红着眼眶。
  然后他就开始装从前温柔的样子。
  温和地冲我笑,被我冷落就垂着眼睫。
  我看着那副曾经我最爱的嘴脸,气不打一处来。
  他委委屈屈地像条小尾巴一样黏了我好几天,我终于放弃了和他冷战这条路。
  我不知道他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难道连大学也不让我去吗?
  家里人都以为我出去旅游了,身边没有一个朋友知道我是被他锁在他的别墅里。
  他的爸妈常年在国外忙工作,这栋别墅从来只有他和一个管家,几个佣人。
  一整个暑假,几乎每时每刻地与我待在一起。
  我不胜其烦。
  ……
  后来,我也想通了。
  他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只是气他,气他以前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而已。
  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叹了口气,对他说:“陈西。我们这样子下去不是办法。不如你退一步我退一步。我试着与你相处,但这不代表我就喜欢上了你。而你,也要给我一点自由,知道吗?”
  陈西愣了半天,傻傻地看着我。
  我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摸了摸他的头给他顺了顺毛。
  ……
  那天晚上他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在床上兴奋得要命。
  第二天起来,我的腰都不是我自己的了。
  而他也依言放我回家整理了行李,和我一起去C大了。
  只是他似乎并没有听明白我那句话后半句的意思。
  他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我的住校改成了走读,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整日黏我黏得死紧。
  我待要发作,他又开始像只猫一样眨巴眨巴地跪在地上给我卖萌。
  ……
  日子就这样一日日地过。
  也未尝不好。
  END.

关注楼兰官方微信公众号,女生书城:nvshengshucheng,每日打卡、签到赚楼兰币(6-15楼兰币)。

详情请点击:www.xsnws.com/lltxt1384902

分享到:
本文地址:
顶端 Posted: 2016-07-09 20:13 | [楼 主]
 ID:836689644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官员
楼兰币: 1288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荐书点: 0 点 [更多]
魔蝎座勋章
 
 

 

感谢楼主分享
顶端 Posted: 2016-07-09 20:33 | 1 楼
 ID:bling旭旭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官员
楼兰币: 1015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荐书点: 0 点 [更多]
 
 

 

谢谢LZ发帖分享 辛苦了
顶端 Posted: 2017-01-04 20:05 | 2 楼
 ID:476055963   外星访客 雌雄难辨! -离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学士
楼兰币: 2237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荐书点: 0 点 [更多]
 
 

 

謝謝樓主分享~
顶端 Posted: 2017-01-07 16:13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楼兰小说论坛 » 转载精华•网络文摘
sitemap | 联系站长 | | 触屏版 | 无图版 | help | Home | Wap | Top
Total 0.047253(s) query 8,SQLtime:0.027594,Memory Usage:2.132MB, Time now is:01-24 04:17
楼兰小说论坛所提供的免费txt小说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供书友预览,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小说。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将相关详情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