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翩翩。   闭月羞花 沉鱼落雁! -离线
懒人路过  (′つω・`。)/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职务:总版主
级别:楼兰の宰相
楼兰币: 12871 枚 [充值]
发书点: 404 点 [更多]
荐书点: 0 点 [更多]
我是美女 美女勋章 新人进步勋章 懒虫勋章 签到之星 灌水天才勋章 白羊座勋章 『十二生肖』龙 小富翁勋章 大富翁勋章 爱漂亮 好无辜 我最财迷 可爱女仆勋章 帅哥保镖勋章 最爱QQ 宣传大使勋章 版主勋章 爱心天使勋章 发帖之星勋章 中秋节勋章 活跃分子勋章 国庆活动勋章 总版主勋章 六周年纪念版勋章 相亲相爱一家人家族勋章 2015年三八节绝版勋章 风雨同舟勋章
 
 

 鬼公寓

0
亲,您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永盈会手机版更多服务的,立即注册点击登录
“咚—咚—咚,咚—咚—咚。”
  “请问,您是哪位?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听到了敲门声,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这时正好半夜三点钟,他却心头一震,仿佛瞬间从梦中醒来似的。
  “咚—咚—咚”,有一阵敲门声。他眼睛直勾勾的望着那扇门,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请问您,您有什么事吗?”结果,仍旧没有人回答。
  尽管没人应答,他还是冷静了一下,猛地坐了起来,快速打开房门,他四处望了望,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他先是叹了口气,便大喊道:“谁,谁这么无聊,大半夜的,吓死人啊!”他不再忐忑不安,安心的关上了门。可是,就在那一刹那,他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于是,顿了一顿,便猛地回头,就在此时,他惊呆了,大喊了一声,只见房梁上挂着白色丝带,丝带上没有什么东西,有的却是,一个人吊死在了那里。
  “啊,啊,救命啊!”他猛地睁开了双眼,立即坐了起来,看了看表,已经早上七点钟了。“原来,原来是一场梦。”他小声嘟囔着。
  他,叫做小东,是一家设计公司的员工,小东家住农村,父亲母亲都是庄稼人,还好自己争了口气,考上了大学,是村子里面少有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上大学的城市,并且找到了这份满意的工作,工薪不多,但是足够一个人花销,在房价上涨的今天,小东也只能像其他的人一样暂时在这边租一个房子住,房子面积不大,离小东所在的公司很远,位置离市中心很远,应该说他所住的地方很偏僻,一般都是和他一样的打工仔,或是毕业大学生住在这个地方。
  小东像往常一样,坐上公交车来到了公司,坐在了电脑旁,便开始了以往的工作,可是,今天他连打了几个瞌睡,无奈之下,便泡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放在了桌子上,望着热气腾腾的咖啡,一旁的同事小王用肘轻轻地碰了碰小东的胳膊,笑了笑,问道:“我说小东啊,今天怎么好像,好像有点魂不守舍?”
  “唉,别提了,昨晚又做了那个噩梦。”小东紧缩眉头,不假思索的接下去:“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那个噩梦,太可怕了。会不会,会不会是那个地方有什么问题。”
  “呵呵,你还信这个呀,咱们可都是唯物主义者,依我看呀,就是你自己最近休息不好,产生了什么幻觉之类的,连做噩梦。”小王却轻松的说道:“以后早点睡觉,不然你这状态别老总看见了,会是减薪的,你应该知道老总的脾气,他看见我们就好像见到了偷他钱的小偷一样。”
  “呵呵,谢谢了,我尽量调整好。”
  “不是尽量,是一定!”小王用坚毅的眼神望着小东:“我相信你,不要被老总抓到把柄。”
  “我会的。”小东用平淡的口气说:“你放心吧。”
  很快,晚上九点钟到了。
  “再见了,小东。”“再见。”小东出了公司的大门,和同事分开后,独自一人走到了汽车站,现在的他,始终想着昨天的梦,差点就错过了公交车。月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一朵云几乎盖住了这明朗的月色,星星却依旧闪耀,给了路人们一点光明,冬天的夜晚,人很少,或许只有一些加班族才在这个点回家。
在公交车上,小东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看了看手表,已经快要十点了,看来,公交车比往常晚了点。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两个姑娘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另外,还有一位老大娘,刚好坐在了小东的旁边。
  “小伙子,请问现在几点钟了。”大娘用一种平和的语气问小东,并且同时握住了小东的手表:“人老了,眼神就是不好使,呵呵。”
  “快要十点了,差一刻钟。”小东回答道,接着又追问了一句:“大娘,怎么您这个点才回家?”
  “呵呵,我去买了点纸钱,突然想起明天呀,是我老伴儿的忌日,我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外地,明天应该就回来了,我让他们一起去上坟。”老大娘似乎要接着讲下去,小东认真的听了起来。
  “我老伴儿死了十多年了,他呀,生前是做保安的,也就是小区警卫,给小区看门,可是,有一天晚上他接到了小区里的一个电话,刚好啊,那天晚上还就他一个人值夜班,还有两个都病了,很巧合。”老大娘咳嗽了两声“咳咳,咳。”继续说道:“唉,人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这么走了,今天还好生生的,或许明天就。”说到这儿,老大娘停了下来,笑了笑,说道:“呵呵,不说了不说了。”
  这,却勾起了小东的好奇心:“怎么了,大娘,您的先生发生了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小东望着大娘,大娘看了看小东,眼睛里全部写满了“好奇”两个字,于是,大娘就接着讲道:“好好,呵呵,那我就告诉你也无妨。”“我的丈夫在那个夜里,据说刚好是凌晨三点的时候接到了小区一名住宅的电话,很莫名其妙,于是,我丈夫就赶紧赶到了那家,结果却很出乎意料。”
  “怎么了?”
  “接下来的,就是第二天凌晨六点,有人发现了我丈夫的尸体,就在那个住宅门口,记得是那个小区西边的一个住宅,楼层是在三楼,具体忘了是哪一家了。之后,有人报了警,我和我的儿子,女儿也赶了过去,警方调查结果很令我们吃惊,居然是自杀。”
  “什么?自杀?您的先生为什么要自杀呢?”
  “就是这个问题,我绝不相信我的先生会自杀,他从老都是很开朗的,虽然我家穷,但是,他很努力挣钱,好不容易把孩子们养大了,无论什么,他看的都很开的。”说着,老大娘眼眶湿润了,不由自主地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呃,不好意思,大娘,说到您的伤心事了。”
  “没事,没事,这已是六年前的事了,明天刚好是他的忌日。”
  “大娘,您的先生之前是在哪里做警卫员的?”
  “好像是在创业小区,记得好像是,对,就是这个名字,创业小区。”大娘回答道。
  此时,小东呆滞了起来,汗水似乎涌出了额头,他望着大娘:“大娘,这··这··是真的吗?我···我怎么没听说过,我现在就住在那个小区,创业小区,全名叫创业中心小区,接近城郊的那里。”
  “对,对,就是那里。”大娘接着道:“小伙子,你也住那个地方?”
  “嗯,租的房子。”
  这时,旁边的四十多岁的男人说了句:“她不是说六年前的事情吗,你年纪轻轻经,估计是刚毕业的学生,没来这里多久吧?”这名男子声音铿锵却有夹杂这沙哑。
  小东望着那名男子,点了点头。
  “那边风水不是很好,之前,我有个朋友住在那附近,来城市打工的一个朋友,记得也是前几年,在小区大门口出了车祸,差点丧生,不过,幸好及时抢救,现在半身不遂,但总是保住了一条命。据他康复之后说他曾经两次在小区里面看到一个身穿黑色长衣留有长头发的女人在湖边散步,可是当他跑过去想看个清楚的时候,却不见了。”男子望着小东和大娘:“你们说,这离奇不离奇。”
  小东无奈的笑了笑,之后,面无表情,似乎也琢磨着什么。
很快,到站了,但在小东看来,这次在公交车上的时间似乎很久很久,比以往下班后到家的时间似乎还要久。
  小东下了车,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路灯的灯光似乎微弱得很,很快,就到小区的大门口了,当小东走到这里,想起公交车上那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跟自己说的那起车祸事件,他的心里开始有点紧张,他停顿在了大门口,默默地注视着警卫室。突然,一只手拍在了小东的肩膀上。
  “啊!”小东不由得收到了惊吓。
  “这么晚才下班呀?呵呵。”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
  小东定睛,才发现,是一位老大爷,身穿制服,“原来是门卫呀,吓死我了。”小东用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快回去吧,这么晚了,我还要值夜班。”那位老大爷说完,便回到了警卫室。
  小东点了点头,走进了小区,向着自己住的单元楼走去,心里想:“真是虚惊一场,看来我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不然工作肯定受影响。”
  小东走到了家门口,掏出了钥匙,推开门,很熟悉地打开了灯,先坐在床上叹了一口气,随手拿了一杯水喝了下去,就这样渐渐地躺下进入了梦乡。
  “嗵嗵嗵,嗵嗵嗵”又是一阵敲门声,这次,似乎要比前几次更加急促,声音也更加有利。
  “谁啊!”小东又是坐在了床上,看了看钟表,正好凌晨三点钟,他下床开了门,发现又是一个人都没有,四处望了望,喊道:“谁啊?再这样报警啦!”这次,小东用力地关上了门,可就在他刚要躺下的时候,发现了房梁上用白布吊着一具尸体。
  “啊!救命啊!”小东着急地拧着门,可是,就是拧不开,他冒了一头冷汗,一边开着门一边小声说道:“这··这是不是在做梦?”他空出一只手掌拍了自己一把掌,这次,他真正惊呆了,这次,是真的!他回头望着那具吊死的女尸,好像在动,女尸的双手握住了白布,她,她要跳下来。
  小东睁大了眼睛,更用力地拧着门把手,那女尸一步步向他逼近,双手向前伸直。
  这时,门开了,小东狼狈地向楼下跑去,跑出了公寓门,边跑边大喊着救命,可是,周围却一片寂静,跑到了小区大门口,他看到警卫室亮着灯,便跑进去,结果发现,却没有人,急促地小声道:“会不会去巡夜了?这怎么办?”
  突然,一只手拍了一下小东的肩膀,小东心突然一冷,急忙转身,老大爷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东急忙说:“救我,鬼,有鬼!”
  “不用着急,是不是身披长发,穿黑色连衣裙的?”老大爷笑着说道,语气很平和又很无力。
  小东急忙点头:“嗯··嗯嗯,对,师傅,这究竟怎么回事?”
  突然老大爷脸色一变,变得煞白煞白,说道:“是不是这样呀?”话音刚落,突然老大爷脸色狰狞,露出了青面獠牙,一身黑色制服居然成了连衣裙,头发成了披肩发,变成了那具吊死女尸。
  这次,小东张开了嘴,再也说不出话,眼睛瞪得异常地大,青筋暴出,眼看着那女尸一步步逼近·······逼近·······
  第二天。.在小区公寓里来了一批警察,一名警察对门口的警卫说:“死者的尸体在家发现,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十二点,被确定为服药自杀。”
  “昨天,我好像都没有看他回来,以往,我都和他打招呼的。”这位年轻的警卫说道:“这几天由于警卫难招,所以我一直一个人值夜班的,就一直在想怎么今天没见他,前些日子他都是晚上十点左右回来,我们都会打招呼。”
  “可是,验尸报告上显示的的确是自杀,或许,昨天他回来你没看到吧。”警官依旧这样说。
  又过了些时日,这件事平息后,这个名叫创业的小区更加死寂,据传言,每到晚上都会出现女人的哭声,老人的叹息声,和一个年轻人在说话的声音,至于在说什么啊,谁都听不清楚。而,那个年轻人说话的声音像极了死去的小东。
  这个日益死寂的小区,渐渐被人们所指为是充满晦气的地方,有很多赌徒和酒鬼,小偷入住,并且经常发生命案。没有人愿意在附近闲逛,更没有人愿意接近这个地方。后来,只听说这里被拆迁了,建造了一个火葬场。

关注楼兰官方微信公众号,女生书城:nvshengshucheng,每日打卡、签到赚楼兰币(6-15楼兰币)。

详情请点击:www.xsnws.com/lltxt1384902

分享到:
本文地址:
顶端 Posted: 2014-05-04 15:21 | [楼 主]
 ID:belle3737   闭月羞花 沉鱼落雁! -离线
胖宝宝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级别:楼兰の官员
楼兰币: 1193 枚 [充值]
发书点: 0 点 [更多]
荐书点: 0 点 [更多]
『十二生肖』狗
 
 

 

我的天呀。。。很恐怖呀!
顶端 Posted: 2016-12-14 10:46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楼兰小说论坛 » 灵异恐怖•惊声怪谈
sitemap | 联系站长 | | 触屏版 | 无图版 | help | Home | Wap | Top
Total 0.030822(s) query 7,SQLtime:0.015824,Memory Usage:2.3646MB, Time now is:01-21 00:29
楼兰小说论坛所提供的免费txt小说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供书友预览,如果喜欢请购买正版小说。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将相关详情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